石美女缠在我腰间两条细长却柔若无骨的美腿突然在阵阵抽搐中收紧,像铁箍一样把我的腰缠的隐隐生疼。她胯下贲起的阴阜用力往上顶住我的耻骨,两片花瓣在急速收缩中咬住我的阳具根部。 「就这样!顶住…就是那里…不要动…呃啊…用力顶住…呃嗯……」 她两颊泛起娇艳的红潮,在粗重的呻吟中不停的挺腰扭着俏臀耸动着阴阜磨弦着我的耻骨。 我在她指点下,将大龟头的肉冠用力顶住她子宫深处的花蕊,只觉得她子宫深处的蕊心凸起的柔滑小肉球在她强烈的扭臀磨弦下像蜜吻似的不停的厮磨着我大龟头肉冠上的马眼,强烈交合的舒爽由被包夹的肉冠马眼迅速传遍全身,刹时我的脑门充血,全身起了阵阵的鸡皮。在此同时一股股浓烈微烫的阴精由石美女蕊心的小口中持续的射出,我大龟头的肉冠被她蕊心射出的热烫阴精浸淫的暖呼呼的,好像被一个柔软温润的海绵洞吸住一样。而她阴道壁上柔软的嫩肉也像吃冰棒一样,不停的蠕动夹磨着我整根大阳具,她的高潮持续不断,高挑的美眸中泛出一片晶莹的水光。 「你为什麽还不出来?」 数波高潮过後的石美女脸上红潮未退,媚眼如丝瞧着鼻头见汗却犹未射精的我。 我心里明白这是我已服用上瘾的镇定药物在作祟,那种药物上瘾之後,药性留在血液中俱有麻痹作用,会导致硬挺的阳具难以射精。 「因为我天赋异禀,能控制精关,百战不疲!」 我不愿意让石美女知道我有服用镇定剂的习惯,只好睁眼说瞎话,胡吹乱盖。 她眼中晶莹的水光还未褪去,紧紧的吸住了我的眼神。 「那今天早上在…在厕所的时候,你为什麽…为什麽能……」 「发射的比较快是不是?」 她脸上又泛起红晕,娇艳欲滴。 「早上出来的比较快是因为我太久没打炮了,而且在厕所里很紧张,所以就射快一点喽!」 「你别用打…那种字眼好不好?难听死了……」 「那就用性交、做爱、交配怎麽样?」 她两颊通红,眼睛不敢看我,低低的说。 「都不要说了…你这麽强,会让女孩子受不了的…如果她不够强的话……」 「你受得了吗?你够强吗?」 她转眼看向我,那已不再骄傲变得温柔似水的眼神又吸住了我的眼神,不再说话,默然的解开她墨绿色丝质上衣的钮扣,露出里面纯白色没有护垫的透明蕾丝胸罩,她将胸罩向下扯,一对白皙的乳房弹了出来,我看着她淡咖啡色微红的乳晕。 哦!不是32B,我猜错了,应该最少有32C以上。 「你一直以为我的很小是不是?」 她看出了我的疑问。 「是啊!每个女人都恨不得自己是大波霸,奶子最好吊到肚脐眼上才满意,你为什麽反而把你的奶子用胸罩束得那麽紧,不让人看到?」 「奶子奶子…你讲话不能文雅一点吗?」 「是是是…以後我叫她秀峰玉乳行吗?」 我说着用手轻捏了一下她那粒还未变软的红咖啡色的乳珠,她白我一眼,挥手拍开我的禄山之爪。 「我这样做,就是要防你这种色狼,免得每次挤公车的时候,那些不要脸的人都动手动脚的让人恶心……」 噢!原来她平常对男人没好脸色,傲气凌人,是她的保护色。 「呵~可见我的眼光很准,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深藏不露,很能干!」 我在说「很能干」三个字之时,胯下犹粗壮硬挺的大阳具往她被蜜汁淫液弄得湿透滑腻的紧小美穴用力顶一下,她子宫深处的花蕊再次被我的大龟头狠撞一下,立时混身酥麻,忍不住轻哼一声。 「呃嗯~你好坏…你明知道你那个很大…故意…哎呃~」 我不待她说完,手掌抓住了她白嫩的乳房,伏下身去一口含住了微微泛红的乳珠,她的乳珠受到我那有如灵蛇的舌尖缠绕及口中温热的津液滋润,立时变成一粒硬硬的樱桃。 「呃哼!你不要这样,我会受不了的…你…呃~」 我不理会她的抗议,一边用嘴吸吮着她的乳头,另一手将她的墨绿丝质上衣脱下,她也羞涩的配合解下了她挂在乳房下方的蕾丝透明胸罩。 当我脱下上衣,她那32C富有弹性的嫩白双峰被我赤裸壮实的胸部压得紧紧的,敏感的肌肤蜜实相贴,双方都感受到对方体内传来的温热,加上我胯下坚挺的大阳具同时开始在她湿滑无比的窄小阴道中抽插挺动,使得她再度陷入意乱情迷之中。 「呃~你…你真是…哎呃…轻一点…嗯……」 她也本能的挺动凸起的阴阜迎合着我的抽插,嫩滑的阴道壁像小嘴似的不停的吸吮着我在她胯间进出的大阳具。 我拉下她深墨绿超短迷你裙的拉链,将她的短裙撩起,她顺从的举起双手让我将短裙里她的头上脱出。 我突然将在她美穴中抽插的大阳具拔了出来,她失落的轻嗯一声。 「呃…你……」 我怕她失落太久性趣荡然,不及解释就将她如绳般的白色丁字裤脱下。接着我站起身踢掉自己脚上的皮鞋,脱下牛仔裤往地上一扔,赤条条的站在她面前,胯间使力,控制着挺立的大龟头在她眼前上下挑动,不停的点头。 「我的宝贝在向你敬礼!」 坐在沙发上的她被我这三八的动作弄得满脸羞红,不敢回应,却也默默的配合我的意愿缓缓的脱下了深墨绿色高跟鞋,接着将腿上的高筒透明丝袜褪下了她圆润玉如的脚裸。 「我要你穿着高跟鞋……」 她看我一眼,顺从的再将高跟鞋穿上,站了起来。 只见她长直的秀发披下肩头。似水柔情的美眸凝视着我,微薄的小嘴微张,好似期待着我去品嚐。奶白的玉颈下是瘦不露骨的圆润光滑的肩臂,胸前挺立着凝脂般的秀峰,纤腰一握,小腹上是那粒诱人遐思的小玉豆,豊美圆滑的俏臀向上微趐,那瘦不露骨的雪白浑圆的玉腿因为足下着了约三寸的高跟鞋而显得更加的修长。 只因为初见面时她的傲气冲天,在极度不佳的印象下,除了她那对向上微挑的高傲眼神之外,其实我对她的外貌是淡薄而模糊的,在女厕强行上了她是为了刹她的傲气,刚才将她压在皮沙发上不顾她的反抗强暴似的侵入则是气她污辱了我男性的狗屁自尊,为了泄愤! 曾几何时,她在我眼中像脱胎换骨似的变得如此娇媚动人,她修长匀称的体态让我内心怦然悸动。 看到她胯下贲起的阴阜,那又浓又黑的卷曲阴毛上沾满了晶亮的液体,是我俩刚才酣战的遗痕,一时又刺激得我血脉贲张,胯下尚未发射的粗壮阳具似怒蛙般翘到快要十一点的角度。 会谈室内的台灯虽然昏黄却充满了情调,我们两人就这样一丝不挂的面对面站着裸呈相对。 她微挑的美眸中又开始水波荡漾,不知何时,我俩已经肌肤相贴,她坚挺的32C玉乳被我壮实的膛压贴成圆润的扁球型。 她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气如兰的檀口,我毫不犹豫的把我的嘴盖在那两片香腻的柔唇上,我俩的舌尖轻揉的交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玉液。 我胯下呈仰角状的大龟头抵在她小腹下浓黑密丛中那两片油滑粉润的花瓣上。 她一手扶着我的肩头,抬起一条柔若无骨的玉腿向後环绕挂在我的腰际,湿淋淋的胯下分张得令人喷火。她另一手引导着我约有鸡蛋粗的坚硬大龟头趁着淫液的湿滑刺入了她的花瓣,在柔嫩湿滑的阴道壁蠕动夹磨中,我近十八公分长的粗阳具已经整根插入了她紧蜜的美穴。 她发出一声幽长满足的叹息。 「你真的…好棒…呃……」 她的修长的玉腿已经放下,我们将手环到对方腰後搂住彼此的臀部,将两人的下体蜜实的贴合。由於我们是站着交合,她光滑柔腻的大腿与我的大腿熨贴厮磨,我俩再度急切的寻找到对方的嘴唇,饥渴的吸啜着,品嚐着。 在深沉的拥吻中,我轻轻的移动脚步,像跳着探戈舞步般,轻柔的,不着痕迹的将她带向唐小姐的办公室,陶醉在情天慾海中的石美女这时身心都沉浸在我俩上下交合的无上享受之中,不知不觉已经被我带到了唐小姐的古典办公桌旁。 当石美女豊润的翘臀向後贴到古典桌边之时,原木桌边的冰凉使她由陶醉中清醒过来,柔唇脱离了我的啜饮,发现我俩在交合中进到了唐小姐的办公室,她突然全身僵硬,胯下的美穴紧缩,夹得我粗长的阳具像被人用手紧紧的握住。 「我们不能在这里做!」 「为什麽?打炮还要选风水选吉地吗?」 她已经紧张到顾不得我粗俗的「打炮」用词。 「这是唐小姐的办公室,不可以…呃啊~」 她话没说完,我将下体用力一顶,坚挺粗硬的大龟头立即撞到她子宫深处的蕊心,她全身一颤,抱住我臀部的纤纤玉指下意识的扣紧,充满淫液蜜汁的紧小美穴本能的急剧收缩,我整根粗壮的大阳具被她的阴道吸住动弹不得,两人的生殖器好像卡住了。 「呃~你不要突然这麽用力…我…受不了…呃呃…」 我管你受得了受不了,本来就是老子故意把你移到唐小姐办公室打炮的,你说:不可以…。咱们的生殖器现在连的这麽紧又是在干嘛? 「是她办公室又怎麽样?我看到谢总对她小韵小韵叫得挺肉麻,他们肯定有一腿!」 「你别胡说,唐小姐从来不跟任何男人亲近的……」 「她不是女人啊!只要她是女人,就需要男人,除非她是同性恋!」 「她是不是同性恋我不清楚,我只知道追她的男人数不清,我们谢总追她好久了,连边都沾不上……」 「那只有一种可能,唐小姐是董事长的女人,想追她的全都靠边站!」 「你根本不了解,瞎说什麽?别看我们公司这麽大,董事长又是好几家大企业的龙头,其实董事长早就出现了严重的财物危机,唐小姐的家族已经私下接管了咱们公司,董事长现在只是空架子,公司大小事情全是唐小姐做主!」 嘿!搞了半天,原来是这麽回事,难怪唐小姐一个特别助理,开的却是宾士大轿车。想不到我在打炮的过程中,竟然能探出公司内部的机密,难怪公司众美女看到唐小姐像老鼠见了猫,难怪我的张班长看到唐小姐像小兵遇到大元帅。 「这麽说唐小姐从来没有接触过男人,还是个…处女喽?」 「她是不是处女我不知道,只知道追她的男人都是有钱有势的世家子弟,可是连她的手都碰不到…」 呵呵~听石美女说的跟真的一样,好像唐小姐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怔忡间,我看到古典办公桌上放着唐小姐与一位少妇的合照相片,在那精致的古典陶瓷相框中,唐小姐那双如梦似幻的猫眼似乎正深注着我,深邃而神秘的剪水双瞳内似浩无际的海洋,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淡然浅笑中使她粉嫩的两颊那双酒窝衬的如此醉人,照片中她穿的是一身墨黑的上衣及迷你窄裙,将她一身雪白的皮肤及修长圆润的玉腿衬得更加雪白无瑕,而她身边那位少妇型的美女则是一身白,细长的凤眼威棱中透着妩媚,蛋型脸上的微笑有些倨谨羞涩,挺直的鼻梁下是一张小的出奇的嘴,红润削薄的柔唇轻抿,让人有想咬她一口的冲动,白色的及膝的长裙只能看到她裙下骨肉均称的一双洁白小腿,白色的高跟鞋衬出她与唐小姐不惶多让我身段。 不知这少妇型美女是唐小姐的什麽人?与唐小姐相较,唐小姐像一朵雍容华贵春开初绽却让人不敢亵渎的黑牡丹,那位少妇则像是一朵春光明媚的白色康乃馨,让人想亲近却又怕碰坏了她细柔的花瓣。 「呃呃呃~你轻点…啊呃…我又来了…快点…抱紧我…我要出了…出来了…呃呃啊~~~」 我看着相片正在神游太虚限入冥想之时,突然感觉到臀部被石美女的纤纤玉指紧紧的扣住,使我粗壮的阳具与她的美穴接合的一点缝隙都没有。她微微贲起的阴阜不停的在我的耻骨上揉动顶磨,而我的阳具因为我看着唐小姐的相片产生的冥想,无意中变得更形粗壮,似乎我现在胯下插的是唐小姐那神秘的幽洞,亢奋得情绪使得粗长的阳具在唐美女的美穴中像活塞般的不停的进出。 「啊呃~抱紧我…用力…肏我……快肏我……啊………」 我眼下出现的是唐小姐正被我肏的娇啼婉转,如梦的猫眼荡漾着浓情蜜意,我口中含的舌尖是唐小姐柔滑的香舌。这时石美女的阴道如火烫般的发热,她子宫深处的蕊心喷出最後的温热花蜜,淋在我硕大的龟头马眼上,我们密实相贴的大腿传来她嫩滑腿肌的抽搐,滚热的阴道急速的收缩,将我粗挺的阳具挟得与她的美穴似乎完全溶合,我因为镇定药物麻痹的阳具在她湿滑紧窄的阴道夹磨吸吮下,阵阵快感充上脑门,再也忍不住,一股浓稠热烫的阳精像火山爆发般喷入石美女的蕊心,使得她再度呻吟。 「呃啊~好美…你烫得我好舒服…不要动,就这样…不要动…呃哦~」 我躺在董事长办公室内套间的豪华按摩浴缸中,在热气蒸腾的雾气中回忆着刚才与石美女的交合,想着她疲软的娇躯,拖着颤危危的两修纤细修长的玉腿跨出公司门的背影,我想:她从被男人开苞至今,大概没干过如此激烈的炮战……。 看着豪华浴室顶端的镜子,倒映出我健硕的赤裸体魄,那根大战後已经进入休憩状态的阳具,刚才与石美女的酐战填饱了多月的饥渴,这下子总该安份了吧! 按摩浴缸的涡流冲得我百脉舒畅,这董事长真会享受,在公司出现经济危机之前,这个浴缸中不知躺过多少美女。 我转头看到浴缸边那座进口的黑色镶金边的华丽陶瓷抽水马桶,幻想着唐小姐那白晰圆润的美臀每天要在上面坐好几回,这马桶真是艳福不浅,此时此刻,我们愿我是那个马桶! 唉~红颜白骨,人生如梦!